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第十计 笑里藏刀  

2008-03-04 21:49:55|  分类: 古籍篇--不断完善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   信而安之①, 阴以图之②,备而后动,勿使有变。刚中柔外也 ③。

    ①信而安之:信,使信。安,使安,安然,此指不生 疑心。

    ②阴以图之:阴,暗地里。

    ③刚中柔外:表面柔顺,实质强硬尖利。

    古人按语说:兵书云:“辞卑而益备者,进也;……无约而请和者,谋也。”
故凡敌人之巧言令色,皆杀机之外露也。宋曹玮知渭州,号令明肃,西夏人惮之。
一日玮方对客奕棋,会有叛夸数千,亡奔夏境。堠骑(骑马的侦宿员)报至,诸将
相顾失色,公言笑如平时。徐谓骑日.“吾命也,汝勿显言。”西夏人闻之,以为
袭己,尽杀之。此临机应变之用也。若勾践之事夫差.则意使其久而安之矣。

    宋将曹玮,闻知有人叛变,他非但不惊恐,反而随机应便,谈笑自如,不予追
捕,让敌人把叛逃者误认为是曹玮派来进攻的,把他们全部杀光。曹琼把笑里藏刀
和借刀杀人之计运用得何其自如!古代兵法早就提醒为战者:切不可轻信对方的甜
言蜜语、空头支票,要谨防他们暗中隐藏的杀机。总之,此计还多用于军事政治与
外交的伪装上。

    笑里藏刀,原意是指那种口蜜腹剑,两面三刀,“口里喊哥哥,手里摸家伙”
的作法。此计用在军事上,是运用政治外交上的伪装手段,欺骗麻痹对方,来掩盖
己方的军事行动。这是一种表面友善而暗藏杀机的谋略。
    战国时期,秦国为了对外扩张,必须夺取地势险要的黄河崤山一带,派公孙鞅
为大将,率兵攻打魏国。公孙鞅大军直抵魏国吴城城下。这吴城原是魏国名将吴起
苦心经营之地,地势险要,工事坚固,正面进攻恐难奏效。公孙鞍苦苦思索攻城之
计。他探到魏国守将是与自己曾经有过交往的公子行,心中大喜。他马上修书一封,
主动与公子行套近乎,说道,虽然我们俩现在各为其主,但考虑到我们过去的交情,
还是两国罢兵,订立和约为好。念旧之情,溢干言表。他还建议约定时间会谈议和
大事。信送出后,公孙鞅还摆出主动撤兵的姿态,命令秦军前锋立即撤回。公子行
看罢来信,又见秦军退兵,非常高兴,马上回信约定会谈日期。公孙鞅见公子行已
钻入了圈套,暗地在会谈之地设下埋伏。会谈那天,公子行带了三百名随从到达约
定地点,见公孙鞅带的随从更少,而且全部没带兵器,更加相信对方的诚意。会谈
气氛十分融洽,两人重叙昔日友情,表达双方交好的诚意。公孙鞍还摆宴款待公子
行。公子行兴冲冲人席,还未坐定,忽听一声号令,伏兵从四面包围过来,公子行
和三百随从反应不及,全部被擒。公孙鞅利用被俘的随从,骗开吴城城门,占领吴
城。魏国只得割让西河一带,向秦求和。秦国用公孙鞅笑里藏刀计轻取崤山一带。

    三国时期, 由于荆州地理位置十分重要,成为兵家必争之地。公元217年,鲁
肃病死。孙、刘联合抗曹的蜜月已经结束。当时关羽镇守荆州,孙权久存夺取荆州
之心,只是时机尚未成熟。不久以后,关羽发兵进攻曹操控制的樊城,怕有后患,
留下重兵驻守公安、南郡,保卫荆州。孙权手下大将吕蒙认为夺取荆州的时机已到,
但因有病在身,就建议孙权派当时毫无名气青年将领陆逊接替他的位置,驻守陆口。
陆逊上任,并不显山露水,定下了与关羽假和好、真备战的策略。他给关羽写去一
信,信中极力夸耀关羽,称关羽功高威重,可与晋文公、韩信齐名。自称—介书生,
年纪太轻,难担大任,要关羽多加指教。关羽为人,骄做自负,目中无人,读罢陆
逊的信,仰天大笑,说道:“无虑江东矣。”马上从防守荆州的守军中调出大部人
马,一心一意攻打樊城。陆逊又暗地派人向曹操通风报信,约定双方一起行动,夹
击关羽。孙权认定夺取荆州的时机已经成熟,派吕蒙为先锋,向荆州进发。吕蒙将
精锐部队埋伏在改装成商船的战舰内,日夜兼程,突然袭击,攻下南部。关羽得讯,
急忙回师,但为时已晚,孙权大军已占领荆州。关羽只得败走麦城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